首页 > 名家风采 > 正文

 

为什么权钱色交易的贪官像韭菜 割了一茬又一茬?
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06 09:15:51       来源:健谭论

  我们曾经谈论一时的高薪养廉,我们曾经反复表述的用制度的笼子加以监督。效果并不理想。贪官如同韭菜一样,割了一茬又生一茬。以至于老百姓对挖出层出不穷的贪官已司空见惯、无可奈何甚至热度降低。其问题出在我们没有严刑酷律。历来是执法不严,有法不依。为此,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思路。将贪官严惩不贷,将罪大恶极的贪官以死缓的判决,改为死刑立即执行,以做到杀一警百。
 
说说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
文/范建
 
  谁都想当官,当官确实有许多好处。有权有钱,香车豪宅,看病不用排队,住院干部病房,公款吃喝,签字免单。出差星级宾馆,还有前呼后拥。至于许多各种名目的待遇是应有尽有。你说谁不说是当官好?难怪俗话也说,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当官的好处更是大涨,又无约束,甚至成了权钱色交易的代名词。
 
  当官的多半是公务员,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,所谓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就说不通了。要说为财,当个大老板不比你当官的厉害呵。其实不然,你只看到其一,未见其二。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即是当官的衍生物——一个字“权”。高官自不必说,单说小小的处级官员,手里就掌控着几千万上亿的项目经费审批大权。于是很多跑部前进的那些想要项目的人,就要打通关节,有的是亲历而为,有的是托人,屈尊以待,拼命给这个小官打点。目的就是想要把那些肥水引到自家的田里来。
 
  首先,贪官们有权可以帮人办成大事。吆三喝四,指东打西,说一不二。要办成什么事,一个文件,一个电话,一个会议,一个招呼倚马可待。
 
  其次,贪官们可将权变成钱,我给你批地,批这项目,动辄几千万几十个亿。你想得到好处,也不是随便给点官员的好处就上钩的。社会渣子就心领神会,能套多少,就会给出去多少。你想。贪官们何乐而不为?那些数也数不清的贪官就是这么产生的。
 
  再者,贪官们可以权易色。有了好处,女色主动送上门来,他可以妻妾满堂,金屋藏娇。自然,贪官也跌入女色的陷阱。由此可见,以权钱色交易自然都源自于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的经典,财能中饱私囊,财能以权寻租,财能换取美色。因此而论,为官为财,说的非常准确。
  可当官的有这么多的好处,为什么又有许多人,在公众场合三五成群时,一提到当官,立马不屑一顾:“谁愿意当官哪,给我当我都不当。”可在另外的场合,就是另一副嘴脸,拚命挤着往上爬。
 
  文革中一个省委书记挨批斗时,当着大庭广众坦白招供,我一生最大的嗜好就是当官。为此,他还写过一篇文章,《怎样往上爬》。当然,他的坦白不能全信,在当时的环境下有屈打成招的成份。但也不能否认,背不住这位省太爷当初也有当官的迫切心理呢。那么,这些人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当官呢?一个深层原因是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呵。官与财捆绑在一起成双头婴儿不能分又非常实惠。
 
  《官场现形记》中有一个钱典史,是清朝的一个县级小吏。年薪31两银子兼80两养廉银。都给了那么多的养廉银,就是让他廉洁自律的。可他还在捞。你说讽刺不讽刺?钱典史在任时,钱捞了不少,革职后,捞钱的机器没有了,他就怀念在任时捞钱的快感,“做官睡一觉论大小,总要像他这样,这官才不算白做”。像这类传统的做官为钱术,是应有尽有的。
 
  古时被罢官,待遇是受到影响的,有可能就是回家卖红薯。所以,为了生计,革职后的官员都要找个事做。现在不一样了,有些官犯了错误,被免了职,待遇不变,过上个一年半载,犯的事平静了,就能给他挪个地方,再谋个一官半职。即使是犯了罪的高官,还能享受特殊监狱的待遇。现代设备一应俱全,一日三餐颇为讲究。难怪我们有那么多的人争着去做官呢。
 
  在清朝的官场上,下人是永远当不了官的,但却知道当官发财的好处,跟着主人轰轰烈烈升官发财是谁不稀罕?然而,一旦主子罢官,奴才也不待见了。心想,这老爷倒了,风光不再,外人谁还肯花冤枉钱呢?没人送钱了,一个下人有什么好?于是,暗地里必是顺水推舟,还让老爷知会不了。可见人世险恶,世态炎凉。
 
  古时候也有这样的榜样,有这样的官迷,一天到晚钻门子。只要府、厅班子里,有能在上司面前说的动话的,就极力巴结,天天穿着衣帽到公馆去请安,不嫌累,也不嫌烦。那么现在呢,也有不少。为想当官,极尽吹牛拍马,把上司吹的天昏地暗、云里雾里。拍马有功,吹牛有术,当成这官就有戏了。我就亲眼见有这样的人,每天上班第一件事,在领导的办公室挨个晃来晃去。有事就借着说事的幌子,没事就编排个讨领导欢心的借口。人说了,累不累呵?可他心里明镜似的——累并快乐着。
 
  当然,这累也不白费。上司赏识就有戏。上司推荐也有讲究。是部长、局长、主任暗示的、评说的、介绍的,办事部门就不敢怠慢了。僧来看佛面,何人能轻慢?慢待了,会有你好看的。
 
  近年来中国贪官中有个58岁现象。一到这把快退休的年纪,一定官是做不久的,于是就会利令智昏,就会用他手头上的官位疯狂地敛财。你看看那些隔三差五拎出来的双规者,哪一个与财无关呢。
 
  花钱买官鬻爵在中国是有传统的。古时候一些上上下下的卖官者,自己不出面,却派幕友、官亲四下里替他招揽生意,我手中的官位空缺有的是,一千元委个中等差使,二万银封个顶好肥差。谁有银子谁做,一律公平交易,丝毫没有偏估,有的没有现钱,出张到任后的期票,也是照收不误。
 
  现代人也是一样的。在21世纪,你要看中县委书记这个缺,一心想要,一准要走实权派的门路,情愿报效上百万两银子,当官的应允,立时成交。在买官卖官的路上,是不分英雄匹夫出处的。清朝小吏钱典史本来是瞧不起穷书生的,可忽然有一天,穷书生也有了银子买了官,这就不一样了,看着别人当了官,钱典史不仅眼热,变化最大的是礼贤下士,立马亲热起来。脸好看了、话好听了、腿也勤快了。看看这副嘴脸,谁都看到当官的好处了。
 
  现在呢,花钱买官的也不少。而且是明码标价。村支书二万,乡长十万,县长五十万,局长100万等等。有的真是豁出去了,多少钱也要买个官的。你说他这是不是有些傻缺?其实他一点不亏哩。一旦买官到手,不到三年五载,本钱赚回来不讲,还倒赚一大笔不义之财。这买卖,讲的就是一本万利。
 
  用下半身换来的官位也有不少的。美女深知英雄难过美人关。这头头好色,就投其所好,送上门去。娇滴滴的,威逼逼的,什么手腕,无所不用其极,不怕你不倒在石榴裙下。不是有句话吗,“宁可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嘛。
 
  其实,要想把当官的伺候好也不容易。在礼尚往来的中国,晋见当官首先要送礼送钱。办事送礼,天经地义。旧社会送礼无非是酒烛糕桃之类,现在的见面礼却是由物变钱,越送越大。从这里也能看出,千里为官只为财的好处。
 
  当然,无论送礼送钱,都有一个规则,那就是细大不捐,积少成多。当官的收钱,看你的背景。有钱的,银两自然就多,少不了还要暗中打点。当官的得了好处,就会权和事交易。即使你不为当官,遇到个洗刷冤情,走个捷径之类,他当官的只要赏了脸(即收了钱),也会说些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的诸如此类,甚至恩准求情也未可知。
 
  可有的人给当官的送礼送钱,面子薄,觉得难挨。便硬着头皮也送。可一般的官好见,高官可就难见。过去,小的见官,道乏都挡驾,何况你要办当官的事。所以,首先面对的是秘书客气地挡架,警卫友好地阻拦。你再悄悄掀开这层客气友好的面纱,就会发现一种不言而喻的暗示。你带没带礼金呢?你要是说带了,或许坏事。告诉你,可千万不能提这个,就只当是“道乏”罢了。道乏也有讲究:您身体好吧?要注意呵!工作忙吗?要保重呀?没话找话地寒喧,人就知道是啥意思了。
 
  近日,两会代表说,所有党员、干部都要戒贪止欲、克己奉公,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造福人民。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,廉洁修身,廉洁齐家,防止“枕边风”成为贪腐的导火索,防止子女打着自己的旗号非法牟利,防止身边人把自己“拉下水”。这也就给当官的提了个醒。
 
  习近平还引经据典,要牢记“堤溃蚁孔,气泄针芒”的古训,严以修身,正心明道,防微杜渐,时刻保持人民公仆本色。要慎独慎初慎微慎欲,培养和强化自我约束、自我控制的意识和能力,做到“心不动于微利之诱,目不眩于五色之惑”。这也给当官的敲了警钟。
 
  我们曾经谈论一时的高薪养廉,我们曾经反复表述的用制度的笼子加以监督。效果并不理想。贪官如同韭菜一样,割了一茬又生一茬。以至于老百姓对挖出层出不穷的贪官已经司空见惯,无可奈何甚至热度降低。其问题出在我们没有严刑酷律。历来是执法不严、有法不依。为此,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思路。将贪官严惩不贷,将罪大恶极的贪官以死缓的判决改为死刑立即执行,以做到杀一警百。这样,才能使权钱色交易不敢抬头,才能将形形色色的大小贪官扫除干净,才能真正做到防患贪官祸行天下。
 
  主编范建
 
  编辑宛茹
 
  图片来自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