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汨罗江农场三位贬谪老人的交际

文/张效雄

  1950年代后期至1980年代前期,汨罗江农场因为特殊的地位,曾经接纳过一批贬谪流放的老干部。这些老干部后来平反回到省城或首都,都是很重要的领导干部。
 
  因为个人的原因,我与其中三位老人有过一些交际。
 
  第一位是王怀安同志。王怀安原来是司法部的副部长,1957年反右时,定为党内右派的标杆,被赶出京城,下放到湖南,分派到屈原农场任副场长,分管畜牧生产。据我所知,他的职务降了,级别似乎没有降,应该是10级以上干部。他的夫人和孩子留在北京。王老爷子单身在农场,每年定期回京几次。记得1974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我和父亲张业精到场部去办事,路过招待所拐弯那个路口,当时还没有建影剧院,客房窗户外面路边放了好多水泥电杆。王老爷子一个人坐在电杆上,面色苍白,额头直冒汗。我的父亲赶紧跑过去,问王场长怎么啦。老爷子挥挥手,说,没事儿,等会儿就好了。我们陪着他坐了一阵子,老爷子面色没有那么难看了,我们才离开。我问这个人是谁,父亲告诉我他叫王怀安,是北京放下了来的大干部。王怀安平反后回到北京,做了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。1980年代初那场世纪大审判,王怀安是主审法官之一,不记得是哪个特别法庭的庭长(编者注:任审判江青、林彪集团特别法庭副庭长)。
 
  第二位叫张式军。他是南下干部,做过湖南日报的编委,是14级干部,反右前是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的秘书。说来也怪,他是在周小舟出差期间,被当时省委书记处某个书记点名打的右派。等到周小舟回到长沙,木已成舟,无力回天,只好降级下放到屈原农场劳动改造。但他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,后来常德地委办《滨湖报》,当时担任地委书记的万达把张式军要过去了,把与他同时被打成右派的夫人罗光裳也调到了常德。我与张式军是他平反后认识的,那时他已经是湖南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,工作上常有来往。他知道我来自屈原农场,自然熟络了许多。我太太大学毕业后分配去了衡阳,就是担任省妇联副主任的罗光裳大姐调到省委机关来办妇女报的。
 
  第三位与我的关系最深,叫杨甫,是我的长篇小说《风起》里省委书记欧阳晋的父亲欧阳老的原型之一。杨甫是海南琼海人,1927年参加中共的老红军,以前是康生的办公室主任,也称中央理论小组办公室主任,10级干部。他是因为和康生老婆曹轶欧有矛盾,1959年被康生陷害,下放到湖南的。他在省委九所住了一段时间,后来转到长沙县委在解放路的宿舍区一栋小楼里。他先是安排到岳阳当副县长,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觉得远了,将他安排到长沙县当副县长。他的夫人陈慕林是林彪的亲外甥女,林彪的姐姐跟随他们一起到了长沙。九一三事件之后问题升级,他们夫妇被关押几年之后,转到我们农场,当时中央领导人的意思是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。杨甫是1975年冬天由一辆中吉普送到七分场的,此前他的夫人已经到了六分场。我与他们分别住前后两栋平房,来往很多,陈奶奶做的炖肉十分好吃。我上大学后不久,正赶上全面平反冤假错案,杨甫夫妇想回北京,但农场党委书记做不了主,要请示上级。我父亲听说后,马上赶到七分场,提醒他们赶紧走,不要等上头批示,免得事情弄复杂了。第二天早晨,老两口什么行李也没有带,像往常一样出门锻炼。他们径直赶到社教公路搭上去汨罗的早班车,从此一去不回。好在他们带着早先的10级干部工作证,很顺利地乘火车回北京找到中央组织部。中组部还在满世界地找他们呢。杨甫后来安排到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当顾问,陈慕林回中国科学院人事处。他们一直住在木樨地24号楼。我每次进京,都要去看看他们,他们也常常问问农场的老人,关心农场的发展情况。
 
  我所认识的三位老人先后都去世了,年轻的人早就记不得他们。他们那个遥远的年代变成了遥远的故事。
主办单位:中共惠州市委宣传部  中共惠州市委对外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
Copyright © 2007 - 2017 www.huizhou.cn    All Rights Reserved
今日惠州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 制作维护:惠州报业传媒集团